国际观察|费卢杰二十年殇——起底美军滥用武力残害伊拉克百姓

发布时间:2024-05-27 21:12:13 来源: sp20240527

新华社巴格达3月20日电 题:费卢杰二十年殇——起底美军滥用武力残害伊拉克百姓

新华社记者段敏夫 李军

2003年3月20日,美国以“伊拉克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不顾国际社会强烈反对,绕过联合国安理会发动伊拉克战争。2004年,美军先后两次大规模进攻反美武装控制的重要城镇费卢杰。

美军在战斗中不仅大量使用白磷弹,给伊拉克平民带来严重伤害,还大量使用贫铀弹,其遗毒至今无法消除。伊拉克放射性污染专家苏瓦德·纳吉·阿扎维曾披露,2003年至2004年,美军在伊拉克使用了18.1万枚贫铀弹,在费卢杰战役中使用尤为频繁。战后,费卢杰新生儿出生缺陷率和民众癌症罹患率均大幅上升。

究竟是谁滥用武力大规模杀伤平民百姓,历史已经记录。

“那段遭遇是我人生中最沉重的回忆”

从伊拉克首都巴格达出发向西约70公里,便是被称为“清真寺之城”的费卢杰。这里曾有200余座清真寺分布在城内及周边村镇,幼发拉底河依城而过流向南方。20年前,连接巴格达和费卢杰的交通干线曾被当地人称为“通向地狱的公路”。

2004年,美军进攻费卢杰。在这场伊拉克战争最惨烈的城市巷战中,美军的无差别空袭和炮击几乎将费卢杰夷为平地,当地约30万居民中有25万人为躲避战火背井离乡。当地医生说,仅在2004年11月美军发起的第二次费卢杰战役中,就有1000多名伊拉克人丧生。

为加快战斗进程、减少自身伤亡,美军在费卢杰大量使用白磷弹,给当地民众造成可怕的伤害。

1980年,联合国通过《禁止或限制使用某些可被认为具有过分伤害力或滥杀滥伤作用的常规武器公约》,其所附的《禁止或限制使用燃烧武器议定书》禁止对平民和平民聚集区使用燃烧武器。尽管美军辩称其只是将白磷弹用作照明弹或利用其爆炸产生的烟雾提供掩护,但在亲历过那场惨烈战争的费卢杰退休医生萨阿迪·泽海巴看来,这套说辞完全是无稽之谈。

“在20年前的费卢杰战场上,美军将白磷弹作为燃烧弹无差别使用,给当地平民带来了巨大痛苦。”亲眼目睹过被白磷弹烧伤病人的泽海巴告诉新华社记者,“那段遭遇是我人生中最沉重的回忆”。

“白磷弹接触人体后会烧穿皮肉,深入骨头,杀伤力极大且极难扑灭。白磷弹燃烧产生的有毒浓烟还会刺激眼睛并诱发呼吸道疾病。炮火下的费卢杰,电站被炸毁、医院被占领,遭遇白磷弹攻击的平民无法得到有效救治,只能在痛苦的灼烧中听天由命。”泽海巴说。

由于美军的封锁,该城东区的居民无法抵达西区的费卢杰医院。为此,泽海巴和几名医生在东区建立了一家简易诊所,一个月内实施手术约400次。由于缺少药物,医生有时不得不在不施麻醉的情况下为伤者截肢。

“美国仅凭一管白色粉末便宣称伊拉克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自己却在费卢杰战役中罔顾国际公约和交战准则,如此双标虚伪,真正制造大规模杀伤的破坏者正在历史的注视下露出真实面目。”伊拉克大学新闻学教授穆罕默德·朱布里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

“这个数字是广岛、长崎的近14倍!”

比白磷弹更让伊拉克人闻之色变的是贫铀弹。天然铀被提取出用于制造核武器或核燃料的铀-235后剩余的核废料被称为贫铀,贫铀弹就是以此为主要原料制成的弹药。这种弹药爆炸后会造成放射性微粒和气溶胶四处飘散,从而对环境产生长期负面影响。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2005年证实,伊拉克境内共有311处贫铀污染点。荷兰天主教和平组织2014年公布的一份研究报告称,在巴格达、费卢杰等地发现贫铀弹头,其中包括美军M1A1型主战坦克使用的炮弹弹头。有统计数据显示,美军在伊拉克境内使用的贫铀弹累计超过3400吨。

英国科学家克里斯托弗·巴斯比在《2005-2009年伊拉克费卢杰癌症、新生儿夭折和出生性别比研究》报告中指出,研究小组在费卢杰走访711个家庭进行调查分析,结果显示自费卢杰战役以来,当地孕妇流产率显著上升,有先天性心脏病、脑功能障碍和肢体畸形等出生缺陷的婴儿数量大幅增加,儿童癌症罹患率较战前上升12倍,新生儿性别比出现异常波动。“费卢杰出现了同广岛核爆后类似的遗传损害现象,但严重程度远超广岛。”巴斯比指出。

伊拉克儿科专家萨米拉·阿尼是最早发现费卢杰新生儿出生缺陷问题并对此展开研究的当地学者之一。2012年初,阿尼向卡塔尔半岛电视台透露,自2005年以来,她用数百张照片记录了费卢杰新生儿出生缺陷病例的不同症状:腭裂、四肢短小、脊柱畸形、多指……甚至有的婴儿只有一只眼睛。

2009年10月至2011年年末,仅阿尼本人就记录了699例出生缺陷病例。“在费卢杰医院的产房外,新生儿家属已不会像往常那样问医生‘是男孩还是女孩?’他们最关心的是新生儿是否健全、健康。”

阿尼曾与从事放射性污染遗传影响研究的日本学者交流,了解到在曾遭原子弹攻击的广岛、长崎地区,新生儿出生缺陷率约为1%至2%。而2011年关于费卢杰的一份研究报告指出,当地平均每1000个新生儿中就有约147人有出生缺陷。“这个数字是广岛、长崎的近14倍!”

为进一步锁定危害元凶,阿尼和巴斯比在费卢杰采集了25名出生缺陷婴儿父母的头发样本送至德国实验室检测。2011年9月发表的研究报告指出,送检样本中发现过量的汞、铀、铋等元素,过量接触铀元素是引发癌症和出生缺陷的主要诱因,且铀元素具有很强的遗传毒性。“这验证了外界关于美军当年使用的某种含铀武器导致费卢杰出现放射性污染,进而引发长期健康问题的猜想。”

18岁的费卢杰女孩努尔出生便患有脊柱和胸廓畸形。因站立和行走困难,努尔无奈早早辍学在家,佝偻的身躯让她的身高只有正常孩子10岁左右的水平。

据努尔的父亲哈利德·易卜拉欣回忆,早在2004年美军攻打费卢杰时,他就注意到村里发生过一些奇怪的变化:树叶大量枯萎,家禽离奇死亡,参战的年轻人突发怪病,但当时并未引起大家的重视。

让他没想到的是,四年后出生的二女儿马亚尔也患有类似疾病。易卜拉欣慌忙带着两个女儿前往医院进行全面检查。医生说,这种情况近年来在费卢杰屡见不鲜,当地没有检测人体放射性物质含量的设备,但病因应该与美军使用的特殊武器有关。“那是我第一次听到‘贫铀弹’这个词。”易卜拉欣说。

“我和孩子的母亲都很健康,也没有家族遗传病史,战后出生的孩子却接连患上怪病,家族中其他亲属的孩子也有类似情况。除了美国发动的那场战争,这么多年来费卢杰没有经历过其他重大变化,如果不是美军使用了可怕的武器,还能是因为什么呢?”对于许多像易卜拉欣这样的受害者家属来说,即便确定美军是始作俑者,他们也无从伸冤,更遑论赔偿。

“美国政府当年声称要‘解放’伊拉克,但实际给伊拉克人民带来了什么呢?他们践踏了道德,摧毁了教育和医疗体系,破坏了我们生活中的一切。伊拉克人民至今仍因美军侵略种下的恶果而承受痛苦。”易卜拉欣控诉。

“都是美军在一手操控舆论!”

20年前,美军在费卢杰大打出手的同时,对舆论进行了严格管控,甚至对西方随军记者也严格限制。在当年发布的作战公报中,美军对平民伤亡只字不提。曾目睹当年城中惨剧的费卢杰居民阿卜杜·拉赫曼对此愤慨不已:“都是美军在一手操控舆论!”

2010年,讲述美军在伊拉克作战行动的电影《拆弹部队》一举囊括第82届奥斯卡最佳影片、最佳导演等6项大奖。在这部影片中,平民都是被武装分子杀害的,美军士兵则跟伊拉克孩子一起踢足球。这种片面、扭曲的叙述,是典型的为美国政府开脱战争罪责,误导国际舆论。

一些当地居民告诉新华社记者,费卢杰之战后过了几年,有美军闯入出生缺陷患儿家中,要求其父母交出所有检查报告,否则就将他们关押起来。参与撰写《2005-2009年伊拉克费卢杰癌症、新生儿夭折和出生性别比研究》报告的一名研究人员2010年向媒体披露,该研究的问卷调查刚完成不久,就有媒体声称“恐怖分子”正在开展“入户调查”,警告任何配合或参与问卷调查的人都将被逮捕。在他看来,这不过是美军企图阻挠调查的鬼把戏。

“只有肇事者才会做贼心虚,想尽办法阻挠公众了解真相。”伊拉克大学新闻学教授朱布里指出,如今有美国承包商在费卢杰承建一些重建项目,但无论是操纵舆论,还是所谓“战后重建”,都只是美国掩盖罪行、收买人心的手段。

2022年,为纪念费卢杰战役,美国海军将一艘在建的两栖攻击舰命名为“费卢杰”号。2023年9月,美国国防部宣布一批对乌克兰军事援助,其中包括贫铀弹。

费卢杰战役已过去近20年,伊拉克人民仍未等到美国对其所犯罪行的道歉和赔偿。而贫铀弹又被美国送往另一个战场,去污染另一片土地。在这背后,唯一获利的是美国军工复合体等少数特殊利益集团。

(责编:于洋、刘叶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