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俄亥俄州列车脱轨致有毒化学品燃烧泄漏事故一周年 当地居民仍受健康问题困扰

发布时间:2024-02-21 23:38:30 来源: sp20240221

  一年前,美国俄亥俄州东巴勒斯坦镇发生了严重的危险品列车脱轨事故,导致有毒化学物质泄漏,给当地环境带来灾难,也让很多当地居民出现了健康问题。一年后的现在,东巴勒斯坦镇居民情况如何呢?来看下面的报道。

  尽管事故已经过去了一年的时间,但仍然有当地居民对这起事故心有余悸。官方一直强调,当地土壤及饮用水是安全的,但当地人并不买账。

  东巴勒斯坦镇居民 洛丽·奥康奈尔:我当时出现了头疼的症状,嘴里一股金属的味道。

  洛丽·奥康奈尔和韦恩·奥康奈尔住在距离脱轨事故现场大约5公里的地方。事故发生几个月之后,他们两个人都被检测出体内存在氯乙烯。又过了几个星期,韦恩被确诊患上了癌症。

  记者:韦恩,你认为你的癌症与列车脱轨事故有没有关系。

  东巴勒斯坦镇居民 韦恩·奥康奈尔:我说不准,但是这也太过于巧合了吧。

  2023年2月3日,美国诺福克南方铁路公司一列运载危险品的列车在行经俄亥俄州小镇东巴勒斯坦时倾覆,造成50节车厢脱轨或损坏,其中5节罐车载有氯乙烯。2月6日,应急人员以“避免大规模爆炸”为由,对运载氯乙烯的罐车进行了所谓的“受控释放”,滚滚黑烟在东巴勒斯坦镇上空弥漫,数以千计的当地居民一度因此而被强制疏散。

  东巴勒斯坦镇居民 萨姆·基里科:我希望这样做能有用,快逃吧。

  萨姆·基里科的家距离列车脱轨现场只有不到2公里。直到现在,她还一直受到皮疹的困扰。

  东巴勒斯坦镇居民 萨姆·基里科:我找医生看过,也做过穿刺活检。症状总是反复出现,是化学性皮炎。我花了大价钱买各种乳霜和乳液,但都不管用。至于药物,医生想给我开类固醇,但我有糖尿病,不能长期用,这种药会让我血糖升高,会带来更多问题。所以我可能一辈子都要留着这些疤了。

  据美联社报道,一些居民至今仍然报告有呼吸道问题、皮疹或者头痛;还有些人表示,他们每次回到东巴勒斯坦镇时就会感到不舒服。还有至少几十人至今没有回到位于东巴勒斯坦镇的家中,他们仍在担心氯乙烯等化学物质对健康的长期影响。

  东巴勒斯坦镇镇长 特伦特·科纳韦:我认为我们可能永远都不能让每个人都感到安全了。事故给镇上很多人带来了巨大的伤害。

  环保部门检测遭质疑

  联邦政府应对受批评

  早在事故刚刚发生不久,当地居民就对政府的应对表示过不满,对环保部门的环境监测结果也充满不信任。如今一年的时间过去了,这种情况仍然存在。

  东巴勒斯坦镇居民 里克:看看这些化学物质,你能说你没看到吗?环境保护部门竟然说已经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溪水里还存在化学污染。他们在撒谎,看看吧。岸边上还有化学物质,他们非蠢即坏。

  记者:因为你用肉眼就能看见污染。

  东巴勒斯坦镇居民 里克:对,我能教一个7岁小孩用棍子找出来,但环境保护部门花几百万美元都找不到。

  2023年9月,美国媒体曾经曝光当时在东巴勒斯坦镇的溪水里还存在着化学物质。之后,环境保护部门要求诺福克南方铁路公司对当地环境进行更加细致的监测和清理。俄亥俄州环保部门近日对美国媒体表示,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东巴勒斯坦镇还存在会威胁到人体健康的环境污染,没有任何迹象表明当地的空气、水体和土壤中还有化学物质污染。

  然而,一家独立检测机构的检测结果却显示,这里15种有害化学物质都存在超标。

  独立检测机构执行董事希瑟·赫尔顿:我们跟政府环保部门检测的物质是一样的。我们的检测结果(超标)都非常非常高。

  记者:可以说环保部门的检测,不够尽力吗?

  独立检测机构执行董事希瑟·赫尔顿:可以说基于我们对沉积物的检测结果,环保部门的检测不足以证明这个社区是安全的。

  令当地居民更加不满的是美国联邦政府对此事的处理。美国总统拜登近日才宣布将在事故发生一年之后访问东巴勒斯坦镇,而且时至今日拜登一直没有宣布东巴勒斯坦镇出现“联邦灾难”,俄亥俄州和联邦政府官员辩称,通常总统作此宣布是为难以找到责任方的灾区居民提供资金救助,而运营脱轨“毒列车”的诺福克南方铁路公司已承诺为这场灾祸影响“埋单”,赔偿居民损失。有关方面提出的旨在强化铁路货运安全的法案,还因为两党的意见分歧而被搁置在国会。

  “真实美国声音网”主播:美国联邦政府没有人给你们提供任何帮助吗?

  东巴勒斯坦镇居民伦妮·米勒:没有,你得自己去找诺福克南方铁路公司求助。如果你有律师,他们还不愿意跟你谈。

  东巴勒斯坦镇居民 杰米·华莱士:我真的希望拜登能宣布“联邦灾难状态”我们需要这个。这可以让我们得到终身医疗照顾,现在还有人还在病着,我们看到有人出现了长期症状,比如神经系统问题。

  前俄亥俄州参议员 尼娜·特纳:他们所有人都不干净。从州政府,我认为俄亥俄州政府辜负了东巴勒斯坦镇的居民。到联邦政府,联邦政府的责任最大。美国交通部长布蒂吉格几乎过了三周才到访东巴勒斯坦镇。52周过去了,国会还没有通过(强化铁路货运安全的)法案。因为国会议员们都被收买了,在美国简直可以合法给政治家行贿。铁路行业的游说团体牢牢掌控住了他们,这就是为什么到现在事件调查没什么进展。这就是为什么拜登会傲慢地宣布一年后,才访问东巴勒斯坦镇。为什么还没有针对诺福克南方铁路公司发起刑事调查。这才是我们都应该问的问题。(央视新闻客户端) 【编辑:李岩】